领跑万亿赛道 深圳全力打造“低空经济第一城”
发布日期:2024-02-10 06:30    点击次数:78

  编者按:去年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以科技创新推动产业创新,特别是以颠覆性技术和前沿技术催生新产业(300832)、新模式、新动能,发展新质生产力。进入新的一年,新质生产力成为热议话题。本报今起推出“新质生产力·产业新观察”系列报道,以一个个颠覆传统、面向前沿的新产业为样本,通过深入调研和实地走访,解码产业成长背后的奥秘,洞察未来发展的趋势,以飨读者。

  一场绵延数小时的雨后,被洗净的深圳天空笼罩着薄薄的雾气。从福田CBD驱车前往位于宝安区的丰翼科技石岩无人机运营中心,全程30余公里。经历几段拥堵路段后,记者抵达了运营中心,刚下车,便听见蜂鸣般的“嗡嗡”声。抬头一看,在没有红绿灯的头顶上,数架无人机正载着包裹,畅通无阻地穿行。

  这样的场景,在深圳的低空正变得越来越常见。无人机运送着包裹和外卖“从天而降”,直升机载着人们在城际飞行……越来越多的低空飞行器往来穿梭,织成越来越密的航线。产业蓬勃发展的同时,全国首部低空经济立法——《深圳经济特区低空经济产业促进条例》今起正式实施,将从基础设施、飞行服务、产业应用、技术创新、安全管理等方面,助力深圳低空经济产业规范发展。“群城逐鹿”的万亿低空经济赛道上,深圳再一次领风气之先,以先发之势跑出加速度。

  始于“无人机之都”

  “为外卖造飞机值得吗?值得。”2021年年末,美团副总裁、无人机业务部负责人毛一年在一场公开演讲中说道。彼时,美团无人机刚刚在位于深圳龙岗区的星河WORLD商圈落地,并送出了第一单外卖。

  不久前,记者在走访星河WORLD商圈时发现,到美团无人机空投柜前取餐的消费者络绎不绝。据统计,截至2023年11月,美团无人机已在深圳落地了7个商圈,开设了21条航线,为19个社区写字楼、5个景区和1家医院提供无人机配送服务,累计完成订单超21万单。

  从第一单到超21万单,无人机低空物流在深圳已经走向常态化运营。美团之所以能够“为外卖造飞机”,离不开深圳作为“无人机之都”的产业链基础。

  深圳的低空,最初是无人机的天下。2006年,汪滔在深圳创办了大疆公司,并于2012年推出了世界首款航拍一体机“大疆精灵Phantom 1”,开启了消费级无人机时代。此后,大疆一路高歌猛进,成为全球最大的无人机制造商。

  大疆的成功吸引了大批产业链企业在深圳汇聚,无人机产业在这片热土蓬勃发展。根据深圳市无人机行业协会统计,截至2023年年底,全国实际运行的无人机企业1.7万多家,无人机产值高达1520亿元,在深圳实际运行的无人机及产业链企业达1730家,年产值为960亿元。深圳在全国市场规模上占据着举足轻重的位置。

  目前,深圳消费类无人机、工业级无人机产品门类齐全,已经形成集研发、设计、制造、试飞、运维为一体的完整的产业链。“大疆公司所在的南山区是名副其实的无人机制造业高地。行业流传着一句话,‘不出南山区,就可以造一台无人机’。”深圳市无人机行业协会会长杨金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丰翼科技是顺丰旗下专注于物流无人机领域的科技公司。公司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受益于深圳完整的无人机产业链条,公司包括电池、电机和碳纤维桨叶等无人机相关的零部件,可以全部或部分从深圳产业链公司采购。美团低空物流科技有限公司公共事务高级经理王震亦向记者表示,美团无人机的智能制造中心于去年9月顺利投产,实现了技术研发、产品设计、智能制造到场景应用的全链路闭环。

  布局制胜新赛道

  “无人机产业在低空经济中占据主导,深圳发展低空经济本身就具备了先发优势,目前处于全国领先水平。”杨金才表示,无人机产业的厚实“家底”,为深圳低空经济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发挥先发优势、抢占发展先机,以更快速度更大力度推动深圳低空经济率先成形成势,不断抢占新赛道、制胜新赛道。”2023年年底,深圳市委书记孟凡利在调研深圳低空经济产业发展工作时如此强调。彼时,刚结束不久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打造生物制造、商业航天、低空经济等若干战略性新兴产业。一时之间,低空经济吸引了各个城市争相布局。

  “低空经济可以说包罗万象,无人机、直升机、eVTOL(电动垂直起降航空器)、热气球都囊括其中。”杨金才表示。根据粤港澳大湾区数字经济研究院发布的《低空经济发展白皮书》,低空通常指距正下方地平面垂直距离在1000米以内的空域,根据不同地区特点和实际需要可延伸至3000米以内的空域。低空经济以低空空域为依托,以各种有人驾驶和无人驾驶航空器的低空飞行活动为牵引。白皮书预测,到2025年,低空经济对中国国民经济的综合贡献值将达3万亿元至5万亿元。

  从“无人机之都”向“低空经济第一城”进击的路上,深圳已经率先布局多元业态,开拓更广阔的“低空版图”。深圳市交通运输局有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深圳除了支持美团无人机、丰翼科技探索无人机即时配送、长远距离物流运输,还积极推动深港直升机跨境飞行全面复航,“机场—CBD”等空中的士航线陆续开通,发展联程接驳、市内通勤、城际飞行、跨境飞行等空中交通新业态,直升机飞行量超2万架次,城市空中交通网络初见雏形。

  “向天空领海发展,做国家通航栋梁”,走进中信海直(000099)位于南山区的深圳南头直升机场,一行醒目的标语映入眼帘。中信海直是目前中国规模最大的通用航空企业,拥有亚洲最大的民用直升机队,业务范围涉及海上石油、应急救援、通航维修、海上风电及陆上通航等。在火灾扑灭、地震救援、南极科考等重大任务中,都有中信海直直升机的身影。

  近年来,中信海直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围绕旅游观光、短途运输等业务,扩大低空飞行应用场景。中信海直总经理闫增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目前已开通深圳湾城市海景空中飞行体验航线,短途运输方面则开通了深圳—金沙湾、深圳—珠海等地的城际航线。“未来,公司会充分挖掘大湾区市场潜力,发展和探索无人机、短途运输、低空游览和产业链延伸等在内的新业态领域。”闫增军说。

  在低空经济的诸多飞行器中,eVTOL近两年备受资本热捧。eVTOL主要解决城市空间内、城郊及城际点对点的空中运输问题,可应用于应急救援、货运物流、景区观光、城市交通等场景。杨金才告诉记者,eVTOL作为城市从地面向立体发展的新型空中交通工具,有望革新传统的出行方式,优势是绿色、低碳、安全、噪音低等。目前,我国eVTOL还处于起步阶段,在研企业超过20家。

  缺少载人eVTOL制造研发企业是深圳目前的短板。为了补齐eVTOL这块拼图,深圳大力开展eVTOL头部企业招商引资。去年6月,全球知名eVTOL研发制造商德国Lilium公司宣布,将中国总部落在深圳宝安,亿航科技、峰飞航空等国内的eVTOL也宣布进驻深圳。闫增军告诉记者,中信海直已与德国Lilium公司签署合作备忘录,主要进行后期eVTOL的运营和市场需求探索,以及应用场景网络的搭建。

  持续领先的奥秘

  深圳在低空经济持续领先的优势何在?记者多方走访业内企业与人士,梳理得出以下三个关键词:

  一是独特的区位条件。深圳地处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位置,经济活跃,短途运输、跨境飞行、城市配送等市场需求旺盛,形成了丰富的应用场景。例如,随着近年来深港之间的人员往来日益频繁,两地的跨境飞行需求也日益旺盛。自去年2月起,由东部通航运营的深圳机场(000089)至香港机场的跨境直升机航线便已恢复,单程的飞行时间只需15分钟。

  除此以外,深圳还足够“复杂”,为低空物流运输企业提供了良好的“试验田”。王震告诉记者,未来5到10年,美团无人机可能在百个量级的城市建立低空物流网络。“我们希望在这一场景深挖,就要从密度最高的城市落地,积累技术和运营实力。深圳是一个符合条件的选项。”王震表示。

  二是雄厚的产业基础。一方面,作为无人机产业中心,深圳拥有较为完备的产业链、领先的技术水平和完善的配套设施。另一方面,深圳芯片、电子、材料等产业的蓬勃发展,也为低空制造产业提供了肥沃的土壤。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碳纤维是无人机的主要材料之一,深圳在碳纤维产业的多年积累给无人机制造带来了很大便利。再比如,由于坐拥新能源汽车龙头比亚迪(002594),深圳的锂电池产业颇为发达,能够为低空飞行器提供动力供给。

  三是强大的政策支持。近年来,围绕低空经济,深圳不断加码政策,不仅率先成为我国通用航空产业综合示范区、民用无人驾驶航空试验区,而且从战略层面制定了多个重磅政策。

  从2022年底出台《深圳市低空经济产业创新发展实施方案(2022—2025年)》,到2023年初首次将“低空经济”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再到2023年12月发布《深圳市支持低空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措施》,一项项利好政策频频推出。2024年新年伊始,深圳还推出了全国首部低空经济立法——《深圳经济特区低空经济产业促进条例》,围绕基础设施、飞行服务、产业应用、技术创新、安全管理等各个方面,针对性地提出了多条具体举措。

  “从政策扶持到法规制定,深圳都走在全国前列。”闫增军介绍,根据《深圳市支持低空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措施》,在深圳开通通航短途运输航线并常态化运营的低空经济企业,符合条件的均能获得真金白银的资金奖励,具体而言,每条境内航线一次性奖励30万元,每条深港跨境航线一次性奖励100万元。另外,企业实现技术突破与创新,也能够获得资金奖励。

  将“低空版图”补齐

  领先并不意味着可以高枕无忧。随着“低空经济”成为各个城市比拼的新赛道,面对野心勃勃的竞争者,有着先发优势的深圳要想不被后来者居上,还需持续将“低空版图”补齐。

  与地面道路不同,低空领域的“道路”看不见摸不着,随着低空飞行器数量和航线的不断增加,低空空域的管理难题将进一步凸显。杨金才认为,目前深圳发展低空经济的最大短板和痛点是低空基础设施建设不完善,主要是以企业自主投入研发的市场行为,容易造成后期运维成本高,最终缩小商业应用规模等情况。

  针对基础设施问题,粤港澳大湾区数字经济研究院创院理事长沈向洋表示,应着手搭建低空智能融合基础设施“四张网”,包括设施网、空联网、航路网、服务网。具体而言,设施网包括起降站、能源站等基础设施,空联网满足低空感知及通信的需求,航路网满足空域和飞行管理的需求,服务网则是数字化管理系统,为了满足职能部门监督管理要求和企业飞行管理要求。

  此外,在1月29日举行的深圳市政协七届四次会议上,深圳市政协委员王雪提出,在政策法规方面,深圳目前120米以上的空域仍未开放,空域飞行申请手续流程较长,空域管理的协同性不足;应用场景方面,暂未形成大规模效应,经济效益不佳,复制推广有难度;关键技术方面,目前也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王雪建议,应在《深圳经济特区低空经济产业促进条例》基础上,制定配套的管理细则,分类分级划设无人机适飞空域,明确飞行申报范围,研究制定无人机事故责任认定、城市无人机物流配送运行管理、网络安全技术标准等管理规范细则。同时,要建立深圳市低空经济新业态政策法规动态调整机制,适应市场的变化和新兴产业的发展需求。各级政府部门则要带头推广,因地制宜选取特色应用场景,加快应用示范。

  “低空经济在国内尚处于起步发展阶段,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杨金才告诉记者,随着一系列政策的颁布,以市政府来统筹低空飞行基础设施的规划、建设和运营管理的工作已经加紧开展,对于飞行审批时间较长、流程繁琐等问题,也明确了相关的管理办法。“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这些问题都将迎刃而解,我们也将从低空经济产业的发展中再次感受深圳速度!”杨金才表示。